嘤嘤嘤

好吧

第二章 夜晚的相见

当你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洁白的病床上,你的基友在旁边陪你,手里削着一个苹果。你的基友发现你醒来,很是开心,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吃东西,你点了点头,表示还好,但你并不想吃任何东西。你问她“我躺了多长时间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现在已经十点了。我昨天晚上接到医院的电话,就来了。”你看着她一夜没睡而造成的黑眼圈,觉得很抱歉,你伸出双手握住她的手,她放下了苹果,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好你伤得不重,我都担心死了。你的骨头都还好,就是多处皮下出血和软组织挫伤,大概一周就能出院了。”你的基友比你大几岁,几乎和你一起长大,你们全家都很信任她,她已经在本地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总是在经济上资助你,你一直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像梦一样……”你和盘托出,她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相信了你。你忽然看见桌上有一束花,想必是基友买的了,你很感动,“谢谢你买的花,它很漂亮。”“不不不,这不是我买的,我早上出去吃完早饭回来就发现它在这里了,应该是喜欢你的男孩子偷偷放的吧。”你拿起花束仔细端详,一股幽香传进你的鼻腔。这是一束玫瑰,看起来是今天早上刚采摘的,上面还有残留的晨雾水珠,上面的刺都没有去掉,而且修剪得不是很整齐,看起来不像是花店里买的。花丛中有一个小纸片,你拿出来看了看,上面很随意地写了个“M”,你绞尽脑汁,发现根本没有喜欢你的男生,更没有喜欢你名字里还带M的人。等等,迈克尔·迈尔斯名字里不就有M吗,基友问你这是谁送的,你也不确定。
接下来的三天,总有一束玫瑰无声出现在桌上,总是沾满晨露,总有一张写了M的字条。你越来越确定是迈克尔送来的,因为除了他以外没有人能如此无声无息地完成这些,明明前一秒桌上还没有任何东西,眨眼间就多了一束花。你决定要见他一面,向他道谢。你在白天就睡足了觉,准备在凌晨的时候见他,因为他一般会在这个时间来送花,你的基友还有事情要忙,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是你一个人。你目不转睛地盯着桌子,等得快睡着了。你觉得他今天不会来了,就转过身睡下了,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还是忍不住突然转身去看桌子“吓!”你看见了高大的迈克尔,吓得差点滚下床去,他已将一束玫瑰放在你桌上,在你床边静静的看着你,你吓得躲到了床角,他歪了歪头,看着你,你很害怕,但还是对他说“谢谢你。”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你一把揪住他的袖口,他转过头来看着你,你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从手中传过来他的体温,他的手背上有不同大小的伤口和烧伤,不仔细摸是摸不出来的。他的手掌很粗糙,手指很长,而且有力。他转过身,你闻到了他身上工装的机油味,和血腥味,还有夹杂着的花香,以及男性独有的荷尔蒙的气息。你站到地上,鼓足勇气踮起脚尖吻了他的脸颊。你的心脏跳得很快。你们的呼吸声在寂静的病房里显得嘈杂。他弯下腰,也亲吻了你的脸颊,脸上传来的橡胶质感让你觉得害怕又幸福。他松开了手,身影渐渐模糊在黑暗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