嘤嘤嘤

好吧

朱蒂思性格反转2

注意避雷

感谢制作人之一 @知秋 

感谢各位支持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又到了万圣节🎃。这天迈克尔非常开心,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小丑衣服,戴上了面具,朱蒂思扮成了吸血鬼,领着迈克尔挨家挨户要糖。整个兰普金街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回到家里,姐弟俩看见母亲倒在地上,生死未卜,父亲则坐在旁边吸着大麻。朱蒂思慌乱,她想叫救护车,却被晕晕乎乎的父亲一巴掌打得倒在地上,“不许管那个贱人!”父亲怒吼到。朱蒂思捂着脸,哭着进了房间,父亲还在身后骂骂咧咧。迈克尔跟着朱蒂思进了房间,看见她如此伤心,有点手足无措,慌忙用小手为她拭去泪水,朱蒂思紧紧抱住迈克尔,抽泣着。迈克尔慢慢从她怀中脱出,默默走出了房间,只剩她一个人在屋里。迈克尔看着睡着在沙发上的父亲,无声无息地走向厨房,取出一把锋利的厨刀,慢慢走到父亲身后,毫不犹豫地捅向他的喉咙,鲜血汩汩流出,父亲猛然睁开双眼,双手慌乱地抓向身后,努力想要发出声音,却都是徒劳,挣扎了几秒便再没有动了。迈克尔抽出刀,走向人事不省的母亲,同样毫不犹豫地一刀刺向她的喉咙,母亲没有反应,伤口处流出了粘稠的暗红色血液。迈克尔邀功似的走进朱蒂思的房间,手上还拿着那把沾满了双亲血液的厨刀,暗红色的液体还在滴向地面,他的袖口沾满血污。朱蒂思看见迈克尔的模样惊叫起来:“迈克尔!发生了什么?”她慌忙跑出房间,发现父母早已倒在血泊中,她的尖叫声响彻邻里……

一首小诗,昨天没有来得及发

今天我要讲述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

有一对亲兄弟

哥哥年轻时功成名就

弟弟努力向哥哥学习

后来

弟弟长大了

同样功成名就

哥哥老了

但他仍坐拥着万贯家财

有一天

隔壁金发碧眼的壮汉洗劫了兄弟俩的家

哥哥想过反击

但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了

他老了

弟弟从此向这个强大的领居学习

他想比哥哥更强大

于是

他抢夺了哥哥的财产

但他没有成功

哥哥古老的身体里迸发出了新的活力

在哥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

他病了

一种幽灵一样的病毒入侵了他

他生了重病

十年

他仍未完全恢复

在此时

弟弟仍在努力发展着

他们的命运注定是不同的

我的故事讲完了

                        九一八有感

朱蒂思性格反转,注意避雷(迈扣不x朱蒂思)

@知秋 谢谢小姐姐细心修改
@049今天妙手回春了吗 谢谢你们的支持(lof上@人实在太麻烦了,原谅我没有@到一些朋友)

朱蒂思性格反转,知书达理,细心体贴




再次注意避雷





第一章 风雨夜

朱蒂思抱着迈克尔坐在昏黄的灯光下,读着圣经。隔着房间门听见父亲又在殴打母亲了,父亲是个瘾君子,全家都靠母亲在外面出卖肉体和朱蒂思努力学习挣奖学金养活。
八月的雷,响得吓人,紧接着又是一阵暴雨猛烈地敲打着窗,迈克尔被雷声吓得钻到姐姐怀里,紧紧抱着朱蒂思,朱蒂思轻抚他的金发,亲吻他的额头,耐心地安抚他。忽然房中的灯一闪即灭,似乎是停电了。朱蒂思对迈克尔说:“乖乖去睡觉好不好啊?”迈克尔似乎有点不情愿:“姐姐……我害怕……”他含混不清地说。“那今晚就和姐姐一起睡?”迈克尔点点天。朱蒂思把迈克尔抱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给了迈克尔一个晚安吻。自己睡到床的另一边,把迈克尔搂在怀里,外面的风雨声小了许多。

@沉迷瘦叔的凌晨 谢谢小迈天使送给我的图,在你们的见证下和迈扣结婚,太幸福了!😂

渣片段又更了,大半夜啃迈扣的手手

迈克尔迈尔斯的手
你轻轻抚摸着他的手,他的手很大,手指很长,骨节分明。手背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烫伤,划伤,还有各种不知道怎么造成的伤口。你心疼极了,把他的手挨近你的唇边,轻轻地吻他的手,唇上传来冰凉的感觉,他把手指慢慢伸进你的口中,你舔舐吮吸着他的手指……

开始更短篇,其实是片段

与迈克尔迈尔斯拥抱
他有力的双臂从你的腰间环绕着你,粗重的呼吸声从面具后穿出。他的胸口紧贴你的胸部,你感受到他的胸口在缓慢起伏,心跳却快得吓人。你的下巴搭在他肩上,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你的双手搂着他的后背,从他粗糙的工装上传来他的体温,温暖美好。

停更通知,带番外

以前本来想写个长篇迈扣少女文的,但是最近时间不够而且我发现我心中的迈扣可能和各位心中的差距很大,不想雷到你们,因此我决定停更,如果你们不怕雷,想看文可以私我。

番外。迈扣身上的味道

像是行走在阿拉斯加的原始森林里,太阳暂未升起,空气冷冽而清新。清晨的雾霭还未散尽,远处麋鹿模糊的影子穿行在氤氲中。昨夜燃起的炊烟似有似无地飘进鼻孔,林中浆果已挂满枝头,来自杉树特有的气息萦绕在四周,身上皮质的衣服似乎受到了野性的召唤,也发出了属于它的味道。

第三章 月下共舞

你出院后过上了平静的日子,那梦幻的一周总是让你反复回味,一切都是真的,又好像都是梦境,你再也没有见到他。你现在已经不害怕他了,一想起他心里就满是幸福与期待,期待与他相见,期待抚摸他粗糙的手,期待吻他那永远没有表情的面具,期待感受他的体温。这一切仿佛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得。
今晚月色很美,你不想浪费这美丽的景色,决定穿上喜欢的长裙去公园里溜达。公园的樱花开得烂漫,微风一吹,花瓣纷纷落下,你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粉色的花瓣落在了你白色的长裙上,沐浴在花香微风中的你感到很惬意,陶醉地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迈克尔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你不再害怕,而是有点意外,他今天手里没有拿刀。而是拿了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看来是送给你的。你接过玫瑰,上面的刺都被贴心地修剪掉了。你将花枝折断,把花朵别在耳旁。他向你伸出手掌,看来是要邀请你跳舞,你把手搭了上去,与他共舞。
你左手搭上他的肩,他左手搂上你的腰,他的左手与你的右手握在一起。你哼起了《蓝色多瑙河》,你们随着节拍或前进或后退,你可以听见迈克尔在橡胶面具后的呼吸声,你看见了他面具后掩藏的棕色眼眸,他专注地看着你,眼里有无限的温柔与爱恋。你不好意思地转开眼神,半躺在了他的臂弯里,他顺势搂你入怀,一手将面具脱至鼻梁。你来不及看清他的面容就已经被吻上。温热的唇覆上了你的唇,他灵活的舌头已探入你的领地,你没有任何防备,也不愿去防备,被他轻易地攻城略地,你尝试与他缠绵,相互贪恋着对方的爱意,你顺从地闭上了眼,沉醉在这美好的一刻,似乎是一个不愿醒来的梦。你的胸膛贴着他的胸膛,你感觉到了他越来越快的呼吸和似乎渐渐升高的体温与情欲,如果这时能看到你自己的脸,肯定比红处决还要红了。你们结束时你有点不舍地轻咬了他的唇,你忽然意识到……这可是一个杀人魔啊!自己和他竟发生了这样的事,但自己早已爱上这个隐于黑暗之中的身影不可自拔。你的双手在他后背游走,感受到了他优美而又结实的肌肉线条,口嫌体直的与他缠绵。
“我会一直守护你,只要你呼唤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他突然说话了,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过话,导致声音有点沙哑,但嗓音十分有磁性,你把脸埋在他怀中,闷闷地说了声好。
夜深了,他执意要送你回家,你没有拒绝。你挽着他的胳膊,轻快地走在街上。回到你家楼下,“三天后有一个漫展,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啊?”他点了点头,“那就三天后的早上8:00在这见喽,晚安。”你忽然踮起脚尖吻了他面具的脸颊,开心地跑上楼去。
你激动的一夜未睡。

第二章 夜晚的相见

当你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洁白的病床上,你的基友在旁边陪你,手里削着一个苹果。你的基友发现你醒来,很是开心,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吃东西,你点了点头,表示还好,但你并不想吃任何东西。你问她“我躺了多长时间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现在已经十点了。我昨天晚上接到医院的电话,就来了。”你看着她一夜没睡而造成的黑眼圈,觉得很抱歉,你伸出双手握住她的手,她放下了苹果,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好你伤得不重,我都担心死了。你的骨头都还好,就是多处皮下出血和软组织挫伤,大概一周就能出院了。”你的基友比你大几岁,几乎和你一起长大,你们全家都很信任她,她已经在本地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总是在经济上资助你,你一直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像梦一样……”你和盘托出,她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相信了你。你忽然看见桌上有一束花,想必是基友买的了,你很感动,“谢谢你买的花,它很漂亮。”“不不不,这不是我买的,我早上出去吃完早饭回来就发现它在这里了,应该是喜欢你的男孩子偷偷放的吧。”你拿起花束仔细端详,一股幽香传进你的鼻腔。这是一束玫瑰,看起来是今天早上刚采摘的,上面还有残留的晨雾水珠,上面的刺都没有去掉,而且修剪得不是很整齐,看起来不像是花店里买的。花丛中有一个小纸片,你拿出来看了看,上面很随意地写了个“M”,你绞尽脑汁,发现根本没有喜欢你的男生,更没有喜欢你名字里还带M的人。等等,迈克尔·迈尔斯名字里不就有M吗,基友问你这是谁送的,你也不确定。
接下来的三天,总有一束玫瑰无声出现在桌上,总是沾满晨露,总有一张写了M的字条。你越来越确定是迈克尔送来的,因为除了他以外没有人能如此无声无息地完成这些,明明前一秒桌上还没有任何东西,眨眼间就多了一束花。你决定要见他一面,向他道谢。你在白天就睡足了觉,准备在凌晨的时候见他,因为他一般会在这个时间来送花,你的基友还有事情要忙,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是你一个人。你目不转睛地盯着桌子,等得快睡着了。你觉得他今天不会来了,就转过身睡下了,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还是忍不住突然转身去看桌子“吓!”你看见了高大的迈克尔,吓得差点滚下床去,他已将一束玫瑰放在你桌上,在你床边静静的看着你,你吓得躲到了床角,他歪了歪头,看着你,你很害怕,但还是对他说“谢谢你。”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你一把揪住他的袖口,他转过头来看着你,你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从手中传过来他的体温,他的手背上有不同大小的伤口和烧伤,不仔细摸是摸不出来的。他的手掌很粗糙,手指很长,而且有力。他转过身,你闻到了他身上工装的机油味,和血腥味,还有夹杂着的花香,以及男性独有的荷尔蒙的气息。你站到地上,鼓足勇气踮起脚尖吻了他的脸颊。你的心脏跳得很快。你们的呼吸声在寂静的病房里显得嘈杂。他弯下腰,也亲吻了你的脸颊,脸上传来的橡胶质感让你觉得害怕又幸福。他松开了手,身影渐渐模糊在黑暗里。